当前页:中山市丽景小学教务 > 校园生活 > 每周菜谱 >

Uber,全世界的“被告”_信息

 

时间:2019-12-24     作者:admin666     点击:

导语:临近年末,Uber的麻烦事却没有丝毫减少。从Uber在伦敦遭遇了牌照被吊销的尴尬之后,全球各国仿佛得到了某种信号,开始对Uber在自家境内的业务进行审查。

临近年末,Uber的麻烦事却没有丝毫减少。从Uber在伦敦遭遇了牌照被吊销的尴尬之后,全球各国仿佛得到了某种信号,开始对Uber在自家境内的业务进行审查。哥伦比亚、德国都相继给Uber下达了暂停运营的禁令,理由大都类似,无外乎不正当竞争。一路攻城略地的Uber大概忘了,伴随扩张而来的还有被动奶酪者的不满之心。

01

接连败诉

哥伦比亚又对Uber出手了。当地时间周五,负责市场监管的哥伦比亚工商监督管理局发布了一份声明,称该部门的一名法官裁定,Uber的应用违反了竞争规则,因此要求Uber暂停在哥伦比亚的网约车运营业务。此前,出租车服务平台Cotech SA对Uber提起诉讼。“这样的行为违反了市场监管规则,在市场上带来了明显优势,并导致Cotech的用户离开。”对于裁定的结果,法官这样解释道。

不过,哥伦比亚也并没有对Uber全面“封杀”。其工商监督管理局负责人安德烈斯·巴雷托表示,尽管这项指令要求Uber“立即”暂停服务,但除非另外发起动议要求Uber这样做,否则这项指令并没有强制性。除此之外,Uber的外卖服务在当地并不会首次影响,依然可以继续运营。

对于哥伦比亚的决定,Uber也立即给予了反击,已对这项判决提出上诉。其发言人对此表示:“多年来,我们一直积极努力,为哥伦比亚带来合理的共享出行监管规则。我们对今天哥伦比亚工商监督管理局的决定感到遗憾,该部门未能遵守哥伦比亚的法律和常规流程。”

这不是Uber第一次在哥伦比亚受挫了。今年8月,同样是哥伦比亚工商监督管理局,对Uber开出了62.9万美元的罚款;不过原因与这次不太一样,相关官员表示,在该部门2017年10月针对Uber的检查当中,Uber唆使员工不要给官员任何信息,也不让官员接触该公司的计算机。

无独有偶,就在几天前的12月19日,德国法兰克福地方法院裁定,禁止Uber在德国提供服务,理由是Uber缺乏必要的牌照,不能使用租来的车辆提供客运服务,且Uber违反了竞争法。该法院表示,该判决立即生效,但Uber可以上诉。对此,Uber则表示,会继续评估这项裁决,并确定下一步措施,以确保在德国的服务可以继续。

据悉,在德国和欧盟其他地区,Uber的运营方式与北美不同。因2017年欧盟最高法院的裁定,Uber需与持有专业和有执照的私人租赁汽车公司合作,因为这些公司的司机和汽车拥有运送乘客所需的执照和许可证,而Uber自己则并没有执照。

02

出租车的眼中钉

两次接连败诉,距离Uber被伦敦交通局吊销运营牌照,还不到一个月。彼时,伦敦交通局给Uber定的“罪行”是“失败的模式”和“将乘客安全保障置于危险之中”的违反法规的行为,按照伦敦交通局的说法,Uber并不是“合适的运营商”。虽然无论是伦敦,还是德国和哥伦比亚,都给了Uber提出申诉的机会,但当地政府和企业对Uber的排斥显而易见。

对于各国政府的监管措施,互联网分析师杨世界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监管与市场的对弈迟早会出现。当地政府机构的愿望看是外地企业的进入能否与自己的诉求利益匹配,比如解决多少当地就业、比如是否会限制当地企业的创新或者市场发展等等。”

在伦敦,Uber在伦敦拥有350万名车手和4.5万名持照驾驶员。在哥伦比亚,有超过200万人使用Uber的网约车服务,司机数量则达到8.8万名。在美国,Uber是当之无愧的网约车龙头。只不过,树大招风,Uber在各地的业务并不算稳固。早在2016年,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就爆发了大规模反Uber游行,出租车司机开车在街头集结,今年10月,Uber还放弃了在当地投资4000万美元建立支持和服务中心的计划。

与哥伦比亚出租车司机的不满类似,今年4月,在Uber正式提出上市申请当天,阿根廷的出租车司机工会成员鸣着喇叭,开着黄黑相间的出租车,游行穿过首都,对此表示抗议。Uber的成功发展激怒了该市的出租车工会,他们声称,自从Uber到来以来,当地对出租车的需求已减少了一半。

到5月,Uber又在澳大利亚遭到了出租车司机的狙击。一家澳大利亚律师事务所代表数千出租车司机和租赁司机,针对Uber发起集体诉讼,指控这家世界上最大的网约车巨头在澳大利亚非法经营,并对司机们造成经济损失。事实上,在德国法兰克福对Uber提起诉讼的原告也是德国出租车协会。根据该协会的说法,将请求立即临时执行禁令,如果Uber没有作出整改,将对每辆车罚款250欧元,或者对多次违规的每辆车罚款最高可达25万欧元。

03

扩张还是收缩

虽然在国际市场屡遭炮轰,但Uber却并没有丝毫放弃进军全世界的野心。本月早些时候,Uber宣布正式进入科特迪瓦商业首都阿比让。Uber声称阿比让是扩张的完美选择。阿比让是科特迪瓦的经济中心,有人口近500万,过去一年在阿比让有超过5万人尝试使用Uber App。这意味着Uber进一步向非洲市场扩张。

“我观察Uber未来10年的增长机会,增长将更明显地来自于印度、非洲、中东等市场,而不是美国和欧洲等发达市场。”在2019年三季度财报公布后,Uber首席执行官达拉·科斯罗沙希曾这样表示。数据显示,Uber在拉美地区的营收为5.27亿美元,同比增长了2%;欧洲、中东和非洲营收为5.34亿美元,同比增长了24%;亚太区的营收则为3.45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2.64亿美元大增了31%。

相较于几乎空白的海外市场,美国本土对于Uber的监管和限制越来越多,从堵塞交通到司机待遇,从竞争对手Lyft的紧追不舍到事故不断的安全漏洞。纽约市宣布了对空驶网约车的限制,虽然Uber对此提起了上诉,但10月底还是遭到了法院的驳回。此外,加利福尼亚州还批准了AB5号提案,该提案要求公司在进行核心业务活动时将合同工视为雇员,新泽西州就因此罚了Uber6.49亿美元,要求该公司为网约车司机支付拖欠的雇佣税。

不过,扩张地太快,也不是什么好事。在三季度的财报公布后,科斯罗沙希许下承诺,“到2021年,Uber将实现盈利。”杨世界指出,Uber要想盈利,要么依照现在的情况进行增量市场的开拓,要么就加速运营精细化,提效降本。不过,从扩张的情况来看,Uber目前的轻狂可能不太好过。

但数据显示,Uber三季度的营收为38.13亿美元,同比增长30%;同时净亏损也高达11.62亿美元,同比扩大了18%。自上市以来,关于Uber裁员的传闻从未停过,而最近,Uber又萌生了将外卖服务UberEats的印度业务出售给当地竞争对手Zomato的想法,目的也是为了削减削减其全球开支。就Uber的盈利问题和诉讼相关情况,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Uber媒体联络中心,不过截至发稿还未收到具体回复。

 
 
 
 


 

版权所有:中山市丽景小学教务 Copyright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学校地址:广东省中山市东升镇丽景路丽景小学